迷彩身影,奋战脱贫攻坚战场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晏良 李国涛 孙兴维 李超 韩早远 安普忠 易恢荣 叶高 责任编辑:李 超编审:赖瑜鸿
2020-10-17 07:44

次仁巴珠为驻地小学生辅导功课。李国涛摄

朱震宇(左一)为包虫病患者、丁青县牧民实施手术。陈爱平摄

安顺军分区政治工作处官兵帮助韭黄村村民收割韭黄。叶 高摄

今天,是第七个国家扶贫日。

今年的国家扶贫日,节点特殊,意义特别。今年是“十三五”规划收官之年,既要做好脱贫攻坚“必答题”,又要做好疫情应对“加试题”;既要完成剩余贫困人口脱贫任务,又要巩固现有脱贫成果。

在此节点,国务院扶贫办表彰2020年全国脱贫攻坚奖获得者和获奖单位。其中,来自解放军和武警部队的2名个人和1个单位受到表彰。他们是人民子弟兵参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优秀代表。

党的十八大以来,广大官兵情注老少边穷地区,特别是“三区三州”等深度贫困地区,交出一份深情的扶贫答卷——截至今年5月底,全军定点帮扶的4100个贫困村全部脱贫出列。

“其作始也简,其将毕也必巨。”脱贫摘帽不是终点,而是新生活、新奋斗的起点。广大官兵必将继续投身脱贫攻坚一线,摘帽不摘帮扶,让脱贫成果经得起历史和实践检验。

——编 者

贡献奖获得者次仁巴珠——

恰似春风暖藏家

解放军报特约记者 晏良 李国涛

“阿酷巴珠(藏语,意为巴珠叔叔),祝您节日快乐,扎西德勒!”10月1日,国庆、中秋双节同至,西藏山南军分区宣传保卫科科长次仁巴珠收到一份特殊的节日祝福。

发短信的藏族女孩名叫吉宗。电波跨越千山万水,从四川省成都市飞至西藏山南市。收到1500多公里外的祝福,次仁巴珠十分高兴。

吉宗的家乡在山南市错那县卡达乡。父母体弱多病,家中繁重的农活一度压在吉宗瘦弱的肩上,她难以专心学习。2014年,次仁巴珠了解情况后,组织卡达边防连官兵,义务帮助吉宗一家干农活,还定期安排军医为其父母体检。今年9月,吉宗以优异成绩考入西南交通大学。

像吉宗一样,近年来,次仁巴珠共资助4名贫困学子,其中2人考上大学、走出大山。他还协调军地,建立3所军民鱼水小学,组成军地助学对子200余个,累计对口帮扶300余户贫困家庭。

让更多穷苦藏家娃享受到优质教育,是次仁巴珠最大的心愿。而这一心愿,缘于自己的亲身经历。

42年前,次仁巴珠出生在山南市错那县一户农牧民家庭。在西藏民主改革前,他的祖辈代代是农奴。到了上学的年龄,因家乡地处偏远,次仁巴珠无处求学。为此,驻军官兵为他和其他小伙伴,开设“8人小学班”。在众多“兵老师”帮助下,勤奋刻苦的次仁巴珠考上军校。

大学毕业,次仁巴珠毅然放弃留校机会,返回家乡。他利用语言通、环境熟的优势,向藏族农牧民宣传党的好政策。从此,戎装藏家娃成为军地连心人。

“从1户3人,到67户234人,曾经的‘三人乡’变成如今的边境小康示范乡。”玉麦乡党委书记达娃说,“这里面,也有巴珠的一份功劳!”

玉麦乡封山期长,每到冬季,蔬菜供应困难。次仁巴珠积极协调资金,为乡里建起4个标准化温室大棚,利用有限空间种植10余种果蔬。自此,玉麦乡结束了不产蔬菜的历史。

想要奔小康,还得让村民的“钱袋子”鼓起来。2019年4月,47户“山外人”搬迁到玉麦乡。初来这里,由于缺少耕地、牲畜,部分村民生活相对困难。次仁巴珠想到,玉麦旅游资源丰富,游客住宿需求量大。在他倡议下,山南军分区和所属边防团筹措资金,帮助贫困户开办家庭旅馆。

作为山南军分区脱贫攻坚负责人,次仁巴珠奔波忙碌于全市多个乡村——

隆子县格西村的手工业作坊,生产效率低,销售渠道狭窄,见不到收益。次仁巴珠帮助筹措资金,建新厂房,购买纺织机。一年下来,格西村增收20万元。

曲松县邱多江乡放牧点,生活用水困难。在海拔4300多米的野外,次仁巴珠带人奔波6天找到水源。一个月后,饮水工程建成,汩汩甘泉情暖上千牧民。

……

次仁巴珠获全国脱贫攻坚奖贡献奖的消息传来,村民们都为他感到高兴。在他们心里,次仁巴珠的真情帮扶就像和煦春风,带来浓浓暖意。

创新奖获得者朱震宇——

妙手仁心闯“禁区”

李超 韩早远 解放军报记者 孙兴维

拉萨-北京,边疆-首都。

10月上旬,北京西客站迎来一群远方的客人。西藏丁青县的35名农牧民来京,免费接受包虫病手术。人群中,18岁的查加说,他们既是来看病,也是来探望他们的“亲戚”——解放军总医院第五医学中心肝病医学部副主任医师朱震宇。

包虫病多见于我国青藏高原地区,素有“虫癌”之称。部分牧区发病率达10%以上,死亡率高达94%。当地不少群众因病致贫、返贫。朱震宇记得,自己治疗过年纪最小的患者只有4岁。看着跟自己女儿一样大的孩子,遭受“虫癌”侵扰,他心中满是不忍,也更加坚定了消除包虫病的决心。

包虫大多寄生在肝脏,紧挨重要血管。手术稍不注意,就容易扩散感染,风险极大。此前,当地医院由于医疗技术和条件有限,普遍采用相对简单的内囊摘除手术,术后极易复发。

为了解决这一技术难题,朱震宇和团队多次实地调研,查阅大量资料。最终,他们研究形成以整体剥离技术为核心的手术方案,精准切除包虫外囊。

藏族牧民扎西是受益者之一。2018年,他被检查发现肝包虫。由于不了解包虫病危害,他耽误了最佳治疗时机。医疗队把扎西接到丁青县人民医院检查,发现病灶直径已经增长到12厘米,紧紧压迫血管和胆管。手术需要切除将近60%的肝脏,难度非常大,风险极高。

手术从上午10时开始。开腹、游离、剥除、创面止血……手术刀在密如织网的血管间灵活穿梭。在海拔4000米、空气中氧气含量只有内地60%的高原,为了完成这台复杂的中肝叶切除手术,朱震宇忙碌了整整7个小时。

6年间,朱震宇和团队先后为几百名患者实施包虫病根治性手术,迄今无一例复发。他们还依托当地医院,帮助成立西藏第一家包虫病治疗中心,牵头举办多项技能培训,累计带教当地医务人员千余人次,把先进的医疗技术留在青藏高原。

“如果说在高原上,需要翻越地理上的‘生命禁区’,那么,在无影灯下,需要攻克技术上的‘医学禁区’。”朱震宇说,为了贫困群众的健康,“禁区”也要勇敢闯一闯。

组织创新奖获奖单位贵州省安顺军分区政治工作处——

“兵支书”勇当脱贫先锋

解放军报记者 安普忠 特约记者 易恢荣 通讯员 叶高

一片片韭黄铺满田间地头,一颗颗蜂糖李挂满枝头。山上有茶,林下有菇,地里有菜,水中有鱼……金秋时节,贵州省安顺市靛山村村民享受着丰收的喜悦。他们说:“这都应该感谢我们村的‘兵支书’!”

安顺市位于贵州省中部,地处滇黔桂石漠化片区。全市下辖6个建制县(区)均为贫困县,脱贫攻坚任务艰巨。

啃下贫困的“硬骨头”,离不开能力过硬的“领头雁”。近年来,安顺军分区逐步探索形成“帮‘建’支部、帮‘带’支书、帮‘配’支委”的工作方式。他们陆续推荐916名素质全面的退役军人,到村“两委”任职。

“兵支书”的到来,给贫困村带来新气象。2016年底,退役军人、党员肖正强,成为平坝区白云镇平元村新一任党支部书记。在军分区指导帮扶下,肖正强带领支部,制定一系列管理规范,要求党员带头遵守执行。

“泥巴道路石板房,只栽苞谷愁断肠,自从有了杨守亮,韭黄村里大变样……”歌谣中的杨守亮,是普定县白岩镇韭黄村党委书记。

韭黄种植是该村的传统产业,村名也恰恰得于此。然而,以往由于种植分散、技术落后,韭黄产量上不去,销路打不开。在军分区和地方政府帮助下,“兵支书”杨守亮组织全村74名退役军人,对全村韭黄进行统种统管统销。他们以老班长带新兵的“1+9”模式,组成9个班组,分别负责生产销售的各个环节。

韭黄种植产业越来越红火,村党委牵头成立白旗绿色蔬菜发展协会,“白旗韭黄”成为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在韭黄村引领下,普定县将韭黄作为“一县一品”主导产业,大力推广种植。

在安顺军分区帮扶下,916名“兵支书”成为脱贫攻坚战场上一支善打硬仗、群众信任的“铁军”。截至目前,“兵支书”所在的519个村寨,全部实现脱贫“摘帽”。

“我们从部队回到家乡,就是想尽自己所能,让家乡变得越来越好,乡亲们生活越来越红火!”这是916名“兵支书”的共同心愿。

转载于10月17日《解放军报》专版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