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抚对象有福了

——两个退役军人家庭遭遇变故之后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王燕敏责任编辑:王道贵编审:赖瑜鸿
2020-01-12 12:04
本文刊于1月11日《解放军报》5版

不是爸爸命大

2019年1月30日,昏迷一个星期的爸爸终于醒了过来, 我流着泪笑了。

爸爸王广建今年66岁,是一名退役军人。1972年12月9日入伍,5年后光荣退役返乡。前几年,他离开家乡河南省漯河市郾城区来到北京,一边务工一边照顾儿女。

一场变故凸显了他的退役军人身份,也让我们全家体会到了党和政府的温暖。

从北京到河南,从2019年1月24日到2020年1月11日,800多公里,350多天,一度严重昏迷的爸爸,正在逐渐康复。许多亲朋好友赞叹:“你爸命真大!”

我深知:不是爸爸命大,而是帮这位老兵的人真多!

在漯河市住院治疗的时候,医生王萌每天都要和家属沟通一两次,为我们鼓劲打气。

周围病友嘘寒问暖,帮忙提水打饭,总是给予力所能及的帮助。

CT室医生高寸雅每次检查总是小心翼翼,帮我们一起抬着爸爸上下医疗床。

从北京到河南,更有各级退役军人事务机构的悉心关怀。

回到漯河,郾城区裴城镇退役军人服务站得知消息后,立即送上关心。当我看到公共场合几乎都在循环播放双拥工作公益宣传片和微电影的时候,更觉得有了依靠:爸爸真是赶上了好时候!

350多个日夜,如果只靠我们一家人,很难坚持下来。

2019年1月24日,恰好是腊月十九。原本计划在北京过年的一家人,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打乱了方寸。

当晚8点半,爸爸昏迷晕倒,我和弟弟当即送他入住海淀医院,医疗诊断为脑出血,肺部感染。

因病情严重,11点左右爸爸转入武警总医院。经过短暂而漫长的两天精心治疗,爸爸的血压控制住了,肺部感染却依然不见好转。医疗卡不能异地使用,无法“先花后结”,家人商量后决定,回河南老家做进一步治疗。

2019年1月26日,经医生确认体征平稳、血压稳定后,我们联系好漯河医专第二附属医院。经过10个小时长途奔波后,次日凌晨4点多顺利转院。

转院第3天,更新后的新农合社保卡启用,家里暂时不用为医疗费发愁了。可爸爸的病情依然令人揪心:眼睛睁着,意识全无。

爸爸是家里的天,不能想象没有他的情形,我们不能放弃!

没有放弃的不只是我们,还有很多好心人。

一位与爸爸素不相识的现役军人,不经意间听朋友说起这一病况,辗转从外地托人送来价值数千元的特效药。

一位退伍老兵特意介绍知名的退休军医,提供针灸法治疗方案。

从事医养结合工作的邻居王卫峰热心地推介,如何挺过艰难的治疗阶段,怎样做好下一步康复。

“挺过”二字说着容易做起来难。照顾爸爸吃喝拉撒、洗洗涮涮,平时爱美的我头两个月几乎忘记“打理”自己。

那天,在洗漱间为爸爸洗衣服的时候,望着一双粗糙皲裂的手,我几乎不敢辨认。直到妈妈进来,我才发觉自己流泪了。“再苦再难,我都认了,只要爸爸能好起来!”那一刻,我默默地想。

老天有眼,老兵命大。

去年3月10日,病情稳定进入康复治疗期的爸爸如愿转入漯河市万安医院,接受康养结合治疗。

又过了249天,去年11月14日,情况进一步好转的爸爸终于回到自己家中,坚持锻炼恢复。

冬季的中原小村,寒气逼人。

在各级退役军人事务机构多方协调下,好心人又及时伸出了援手!

他们是一些在全国或当地有名的拥军模范。远在北京的刘春雨获悉当地水质不理想,特意安排送来一套净水器。而在山东济南的缪峰,快递送来碳晶取暖设备。常年从事文化拥军工作的漯河当地人赵建国,送来了按摩器。

俗话说:“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奶奶在世的时候常说:“人一辈子,先造生后造死。”从战争年代走过来的人悟透了一个理儿:“宁为太平犬,莫做乱世人。”爸爸得病治病这番经历告诉我,一个人的命再大能有多大?时代才是我们每个人的“命”。

不是爸爸命大,是他赶上了这个好时代,享受到许多好政策。有了新农合医疗,他的病不仅没拖延,从治疗到恢复,从恢复到康复,一步步都超出了我们一家人的预期。

不是爸爸命大,而是在这个好时代,优抚对象备受尊崇,尊崇感落到了实处。康复中的爸爸情况一天比一天好。要过年了,不断有各界人士到家中看望和慰问爸爸,邻居们见面的时候,总是对我妈妈说:“瞧瞧你们家,优抚对象真是有福对象啊!”

帮他的人真多

■董 朋

2019年2月26日,爸爸终于能够自主呼吸了!

那一刻,我开心极了!

后来才知道,那是回光返照。仅仅半天之后,54岁的爸爸过世。

爸爸患病住院57天,回忆其中点点滴滴,一家人悲伤之余,由衷地替爸爸感恩:帮他的人真多!

爸爸名叫董先进,1965年9月20日出生在山东省泰安市宁阳县堽城镇班堂村。他1983年10月入伍,光荣地成为武警北京总队的一名战士,1986年10月退役返乡,安置进入县供销社工作。

当时,县供销社的任务之一是废品回收。当过兵的爸爸不怕脏不怕累,工作上一丝不苟,账目上从不作假。起初嫌他“太实在”的同事,后来打心眼里喜欢上了他:“跟董先进在一起,这辈子犯不了错误!”

后来企业改制,爸爸下岗了。

头几年,一家人日子过得有些艰难。爸爸的烟抽得更凶了,喝酒的时候也多了起来。现在想来,这也给他埋下了病因。当时,妈妈劝他到有关部门好好反映一下,提点个人诉求。爸爸总是摇头:“不能当过几年兵,就一辈子给政府添麻烦!”

再后来,爸爸打过各种零工,填补家用。苦是苦了些,但看得出,爸爸很知足。

前两年,爸爸办理退休手续,能领退休金了,日子一天比一天好过了。2013年5月,我们家重新翻盖了新房。2018年10月,爸爸又有了一份新工作:经筹建中的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协调,教育局和镇政府统筹安排一批退役军人,爸爸担任了村小学值班管理员,每月又有了一份固定收入。

村小学一位小学生告诉我:“每天上学放学的时候,只要看到董大大站在校门口,师生们就都放心了!”

遗憾的是,这样的好日子只过了短短3个月。2018年12月31日,爸爸突患脑血管疾病,住进了宁阳县第一人民医院。

爸爸病情极度不稳定,联勤部队第960医院泰安院区得知后,当即由政委许世浩、神经外科主任刘玉河牵头,赶往宁阳县与当地医生共同会诊。

转入第960医院泰安院区后,主治医生陆南带领救治小组,精心治疗和救护,采取非常举措,科学救治。不到一个星期,爸爸颅内积血排干净了,病情明显好转,眼睛慢慢睁开了。一家人渐渐露出了笑脸。

奈何病情反复,爸爸又一次陷入病危。

在ICU那段时间,家人每天特许护理的时段,护士长闫静事先总是仔细叮嘱,注意哪些事项,如何让病人感觉更舒服些。

最后几天,爸爸在家中度过。

村中老老少少都来看望,可又怕打扰他。那些军属家庭,对他更是多了几分牵挂。

令人伤痛的是,爸爸最终还是走了。

一年前的1月11日,爸爸正在医院里急救。

春节将至,这几天我一直在思考,从县人民医院到县退役军人事务局,从解放军第960医院泰安院区到乡里乡亲,为什么帮他的人这么多?

除了爸爸人缘好之外,还在于他有一个特殊身份:退役军人。

我忘不了,远在北京的王桂鑫奶奶深夜为他奔波,数次取药送药。

我忘不了,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工作人员,先后3次送上救助金。

我也真正相信了,当过兵的人为国为民奉献过,党和政府、社会各界一定会厚爱他。前不久听村里人讲,自从爸爸病故后,从镇里到县里特别重视退役军人每年的体检。县退役军人事务局一位领导说,人到中年多不易,大家都应该给退役军人更多关爱。

自从爸爸走了以后,我更关注有关国防和军队建设的新闻报道了。计算机信息管理专业毕业的我,想报考军队文职人员,我觉得那是对爸爸最好的纪念。

编稿手记

争当送“福”人

■董 强

不幸的降临,从来不选择时间。

变故的发生,也从来不选择家庭。

畅销书《一片叶子落下来》之所以畅销,在于回答生命的意义。作为家庭顶梁柱的退役军人一旦倒下,又何止如一片叶子?那就像倒下一棵大树啊!

庆幸的是,当过兵的人,生命的树干似乎更粗壮,也好像更能抵御风霜雨雪。

然而,个体力量再大,也是单薄的。集体力量再小,也能托举起家庭和个人。有句话说得好:“集体什么时候都能提高你,并且使你两脚站得稳。”

王广建的康复令人欣慰,董先进的离去让人伤感。在欣慰和伤感之间,党和政府、社会各界的关爱,足以让人倍感温暖。

元旦刚过,春节将至。怎样深化“关爱功臣”“双拥在基层”活动?如何给更多优抚对象提供物质资助、精神抚慰、心理关怀等个性化服务?

此时此刻,我们在祝福王广建、追思董先进的同时,更加感到:让优抚对象成为有福对象,不只是在家庭遭遇变故的时候,更多精力应该花在平时,更多关爱应该体现在平日,更多举措应该完善在平常。

让我们大家一起努力,人人争当一个送“福”的人。

标题书法:李玉刚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